七城之洛

旅游,推理,日漫,日剧,美剧,腐,AT field

琐事(三)

函馆(下)

------------

往回走的路就轻松很多。
中村找了条瞭望台背后的小路回程,在这里山下夜景已经看不见了,来往的人也就零星几个。

中村插着口袋盘算着去眺望塔里的礼品店买些东西收藏,瞥见杉田正捣鼓着手机想把刚刚的照片发给尾田炫耀。对方已经从刚刚玩梗的兴奋状态变回了日常的面瘫脸,只有在看到尾田好笑的回信时才抽动一下嘴角。

“我突然觉得这夜景和你在老家拍给我看的差不多。”
中村突然有点耐不住安静。

“是吗?我觉得差很多啊?”
杉田从手机里抬起头, 皱起眉耸了下肩。
“当时你不在,我就没觉得有什么特别。”

有些人总是喜欢在你毫无准备的时候给你一个暴击。尤其是杉田。

“是嘛“
中村顿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函馆山上令人神往的夜景大概不会因为杉田不在身边就消失了。中村认真的设想后,有点羞愧地觉得自己最多就会有点寂寞罢了。他假模假样的咳了一声,伸手重重锤在了杉田锁骨上。

杉田被打的身子一歪,睁着刚刚疼的冒着泪花的眼眉认真的瞅了中村一眼,才发现对方害羞中带着尴尬惭愧的表情。

杉田故意凑近中村的脸,直直的看进对方的眼睛。在对方反射性退开的一刹那捉住了他的手腕。
对视下中村的帅气的脸在昏黄的路灯下泛起了赏心悦目的红色。 杉田压低了声线,一字一句认真的说。

“中村桑,我是真的喜欢你哦。”

“你!他!ma!”
中村的脑子有一半被对方好听的声音轰成一团浆糊,另一半却像是个保护机制一样被“乘人之危”这四个字疯狂刷屏。脸颊的热度顺着烧到了心上。

这个变态不要脸!像邻家哥哥告白的少女变调戏良家妇女的变态只要一秒!

看着中村眼睛都红了,杉田眨眨眼,害怕情况不对,又畏畏缩缩的收回了手。却又有些不甘心似的,凑回去偷了一个吻。然后红着耳尖假模假样的刷起来手机。

“你本事见涨了啊!”

中村气不打一处来,果断伸出手拽住杉田的围巾用力将对方拉向自己。杉田消瘦的颧骨撞上中村的嘴角让两人都吃痛一下反射性的分开,却又被中村的手狠狠禁锢住。将自己的唇印在杉田冰冷的唇瓣上 中村感受到对方的手虚虚的勾住自己和袖子,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般不进不退,任由中村轻啄自己僵硬的嘴唇。

“张嘴。”
中村等了一会,贴着杉田的唇角低声说到。

杉田的眼睛印着斑驳的树影和漆黑的天空,有点像一块呆板冰冷的黑曜石。一瞬间杉田被吓得闭上了眼,长长的睫毛落下来像是他身上唯一柔软的地方。

杉田的手紧紧扣着中村的衣角,仿佛怕被人看见一样缩在中村的臂膀间,只好供奉上自己唇间的温热。

中村瞥见了函馆夜景的小小一角。

突然觉得和山顶的夜色一样美。

------------

ps:
函馆篇到这就结束啦
沿着北海道新干线向北就是下一站洞爷湖~温泉旅馆了解一下~

琐事(三)

函馆(中)

两个人在旅馆稍作整顿,又全副武装匆匆忙忙地去赶函馆山的观光巴士。好在正是旅游淡季,两个人赶着老旧巴士关门的刹那冲了上去,不用排队,还能坐在后面角落里靠窗的位置上。

车里三两成群,零零散散的散布着同样来避暑的游客们。坐在他们前排的中国姑娘正小声说着听不懂的语言开着玩笑,安静一会儿还能听见稍远一些的几个女大学生们叽叽喳喳的吐槽着寝室里的人际关系。杉田和中村缩在自己小小的角落里,在陌生的环境里稍稍放开自己的壳。

引擎发动的一刹那,车内的灯箱失去了颜色,函馆的夜色漫进车里将所有杂音隐去,拖着这个小小的世界驶进这个城镇串着暖黄色的安静的河流中。只有车上导游姐姐明亮又安稳的声线,透过电波,变成城市中一个永恒的线索。

杉田凑到中村的耳边压低了声线说着最近现场的笑话,对方却被窗外的夜晚吸去了魂。比起东京繁华嘈杂,车水马龙的夜晚,函馆空无人烟,路灯闪烁的街道就像人们繁忙生活的出口。杉田看着中村安静的侧脸印着车窗外暗橙色的灯光,听着对方温柔的声线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着自己,突然想要偷偷牵起中村的手一起融入窗外只有虫鸣的夜里。

”你的眼里真的有星星啊”
安静了一会儿的杉田突然无比认真的说道。
他没敢牵起对方的手。只是悄悄的靠近,将自己的手指满足的停在了1公分远的距离。

”啊?你在说什么?!”反应过来的中村在脸红之前给了个你想死吗的眼神,却被杉田真挚的眼神打败重新死死盯着窗外。想着自己大概永远不能抵抗杉田毫无保留的赞美。

“我看你最近有点皮痒啊!”中村压低了声音威胁道,稍稍摸索了下边抓到杉田的手用力掐了起来。

“痛,痛,痛!要断了!”
杉田被夹痛的整个人蜷缩在中村身侧,不停的小声求饶着。根本顾不上对方用着十指相扣的掐法。

周围的街灯在驶入函馆山的一刹那熄灭了,只有车头灯在前方探路。山下城市的灯光在盘山公路的树影见忽隐忽现 。两人的玩闹渐渐被引擎轰鸣声盖过,只剩下心照不宣地藏在衣袖间搭着的双手。

------------

山顶的风比想象中的寒冷,刮着衣角猎猎作响。帽子围巾长袖包着严严实实的两人立刻从隐瞒身份的可疑人物倏地变成了整个山顶最明智的人。他们穿过搓着手臂借男友衣服的女孩们,在甜腻的冒泡的场景中,两人利落的跳过下山缆车的长队,钻进眺望塔里,登上了二层的眺望台。

小小的平台上挤满的人群差点让中村掉头就跑。说实话一个大男人对这种少女的景点并没有这么强大的执着,底下人少的位置即使景色不好,该看到的美景还是能看到。他刚想台步后撤就被杉田拽住了衣角。

“去前面看看?”杉田有些犹豫的指着人堆前方的黄金拍照区域,那里正巧几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正兴奋的举着自拍杆摆着pose。
“应该会很漂亮的。”他瞄了中村几眼,无意识的踮起脚试图越过人群看看日本最好的夜景。

中村那句“哪里看都一样”就这么在杉田跃跃欲试又因为抓不准自己意愿而犹豫不决的眼神下吞回来肚子里。硬着头皮拉着杉田扎进了人群里。

------------

艰难的拨开人群,宽广幽深的洋面上函馆灯火闪烁的城市铺张开去。山下城市的灯光,像钻石撒在幽黑的暗暗流动海面上,安静又张狂的显露自己勾人的眼眸。

说不震撼人心便是假话。
函馆的夜景能一瞬间清空你的思绪,只想落进银光闪闪的夜里。

中村放空着忽然被右边微弱的骚动打断。皱着眉想起身边被遗忘的“男友”,回过头去便看见早已熟悉的对方不怀好意的坏笑。

“好美的景色啊,悠桑,一起来拍照吧。”
努力小鸟依人的靠在自己身侧,杉田捏着嗓子甜甜的说着。一手伸长手臂端着手机,一手比划了个俏皮的v字。

“这就是接不到伪娘角色的原因,你知道嘛。”
中村翻了个白眼,配合着装作男友一点的揽过对方肩头。
杉田无所谓的笑了笑。在两人之间叫着“ohayapu!”按下了快门。

TBC

本来想写完整个函馆篇再发,但是突然遇到不顺心的事了所以发下文开心一下。时隔快一年了都是作者拖延症的锅,但我会在今年写完的hhh,到时候想前前后后总体修一遍再来一个收藏版吧。

这个爱情故事写的越来越幼稚了orz,文力不行让我想片段灭文了,总之,谢谢阅读。

这月的糖。。。太甜了(/≧▽≦)/~┴┴ 。。。我是不是该开车了hhh

琐事(三)

函馆

北海道南端,小镇背朝大海延展开来。

他们还是来了,在极其忙碌的九月,冒着经纪人的白眼。他在配音现场偶遇杉田时提了一句,第二天对方就把假请好了。

他们背对着碧蓝的日本海走进这个低矮的小镇,海风带来的与其说是秋天的凉意不如说是初冬的寒意。

中村穿着夏季的短袖短裤缩在杉田递来的围巾和外套里,看着面前只套了件稍厚的短袖还在嬉皮笑脸的家伙。

杉田和自己说话时总是在笑,被称作面瘫的家伙总是过于陷入自己的世界,又不会和人交流。虽然他总被大家当做杉田的翻译器,但事实上他与其他人一样,也并不能懂杉田所有的梗,但杉田依然不怕冷场的和自己分享,这大概就是他俩被称为亲友的原因吧。

偶尔他会有古怪的自豪,更多时候想打杉田一顿让他收敛一点面对其他人。

杉田拿出手机看了看地图, 忽然截住了话题,偏过头打了个喷嚏。

在中村意识到对方还是会冷之前,他就已经扣住了杉田的手,一同塞进自己捂暖和的口袋里。

与东京截然不同的街道,下午4点宽阔的马路上只有零星的行人,身边塞满了人的老旧的电车慢慢驶过。他们两套着格格不入的衣服站在这里,在一片陌生的环境下偷偷地手牵着手。

这已经不是熟知他们的东京了。不得不承认,当潜意识认知到这一点时,他对杉田口是心非的感情慢慢从心底漫了上来一角。

中村决定正视这个事实,所以他无奈却又郑重的将他们牵着的手一根一根十指相扣。

杉田被拽着撞到了他身上。天马行空的思维突然断线了一样,墨镜下不用看都知道是一副空白的表情。

中村拽了拽对方僵硬的手,瞟了一眼杉田,确定面前的家伙没有露出恐惧或厌恶,便故意撇过头去假装看路上的风景,

“我们俩现在只是两个在奇怪的大叔而已。被看到也没关系吧”

反应过来的杉田低着头笑了,小半部分爆棚的幸福感和大半部分对身边突然坦诚的傲娇的戏谑。

悠一的手温暖的和自己十指相扣。
杉田下意识的摩擦着相触的皮肤。手中温暖柔软的触感让他像尝到甜头的猫咪一样,只想找个地方伸个懒腰和悠一窝在阳光下。

“别乱动!”
中村狠狠收紧杉田乱动的指尖。

TBC

不知时节(稻×田)

虽然没抽到想要的ssr,但还是写出来了hhh
笔者语死早,任何ooc与传达不到的感情线都是我的锅。慎入!

感谢所有冷圈里喂我吃粮的大大!

正文:

不知时节      稻见×田丸

------------------------------------------------

“这就是我们当下的‘永远’。”

------------------------------------------------

田丸三郎醒来的时候,房间依旧漆黑一片。身边人的怀抱里带来的温暖几乎使他遗忘身上薄薄的被子和身下是简陋的床垫。田丸轻手轻脚地坐起,赤脚踩上地板的时候,因为意料之外的寒气挑了一下眉。

有点冷。

田丸披上昨晚丢在地上的衬衫,把窗帘拉开一条缝。
清冷的阳光下,寒风正肆虐着卷起街道上的落叶。田丸对昨天的回忆还是温暖甚至闷热的,现在突然切实的体会到了秋天的到来。

身为成年人失去季节观念怕是很不成熟的表现吧。

因为天天被某只蠢狗粘着根本不会觉得冷啊。
田丸倏然有些郁结。

“啊!好冷!”
耳边低沉的男声把田丸从愣神中惊醒。刚刚还在熟睡的稻见不知不觉已经站在了他身后,伸出双手紧紧地搂住他。两个身体贴的密密实实, 稻见把头搁在田丸的肩上,努力汲取着对方温暖。

“田丸桑会感冒的哟,只穿这么一点的话”

“还有,我也会袭击你的。”
披着白衬衫站在窗边什么的犯规哟。

“你!是变态吗?给我放手。”

无视田丸的抵抗,稻见只是像在撒娇一样执拗的圈住田丸,打着哈欠半磕着眼睛,手指留恋地轻抚着田丸腹部上的吻痕。

“这都是你的错。”
一如既往放弃挣扎的田丸感慨道。
下一次意识到时间的时候,或许已经是冬天了。
都是因为你一直跟着身边,占着我的注意力不肯离开。

真是麻烦的后辈啊。

“嗯?田丸桑说了什么吗?”
稻见黏黏糊糊地凑近田丸的脖子。

“你这家伙,该去上班……”

“啊对了,明年春天一起去看樱花吧!冬天的烟火大会也不错啊!不知道假期还有没有,不然……”

“给我好好听话啊!”
田丸忍不住低吼。

稻见假装乖巧笑了一下,继而吻了吻田丸的嘴角。

这家伙,一整年都要粘着我吗。
田丸忽然出奇平静地意识道。

今年也是,明年也是,或许后年也是。
如果四季年岁不经意的变迁,再次意识到时会是很久很久以后了吧。

像一只粘人的大型犬一样。

田丸默默地叹了口气。

FIN

琐事(悠杉)


警告:

琐事系列的两位已经是正式恋人的关系了,不过对彼此的关系依然十分苦手(?)

文中有大量少女心和ooc都是作者文力不行,请见谅。
语死早的作者很可能没表达出悠杉万分之一好,请原谅像白开水一样的感情线。

在凉爽的十月写九月初去避暑都是因为我的拖延症hhhh

如果以上不嫌弃的话欢迎来吃粮~~

正文:

琐事(二)

“好热啊。”

杉田将手里满当当的购物袋艰难地用手臂夹住,蹲着从花盆下面翻出钥匙打开门。

进入九月的东京没有一点迎接秋天的样子,闷热潮湿的空气使得在外奔波的杉田粘了一身薄汗。本来期待室内满打的空调能驱散自己的热气,门缝里透出来的空气却与门外相差无几。

客厅里,正和线上队友聊的起劲的中村因为突如其来的开门声从游戏机前抬起头来,看清来人后自然地啧了下嘴。

“嘿嘿我回来了。”

杉田对着中村嫌弃的眼神露出了一如既往的贱笑。将钥匙鞋子归置妥当,提着袋子进了门。

这到底是谁家啊!
中村的吐槽像是写在脸上一样。

------------------------------------------------

游戏对面有点嘈杂。

“杉田来了。”

中村气呼呼的转回头对着麦说道,语气毫无感情甚至有点不耐烦。接着对战的倒计时开始的同时,电脑里传来了梶田熟悉的招呼声。

是光头啊。
难怪刚刚笑的那么开心。

杉田走近中村背后匆匆对着梶田占满整个窗口的大脸打了个招呼。互相损了几句,就提着袋子就往厨房去了。

“杉田桑已经从中村的保姆升级成贤惠的妻子了。”
身后不出意料地传来的梶田的嘲笑声。在厨房整理晚饭食材的杉田无法反驳的抿紧嘴。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热恋期的小姑娘吗?
杉田捡起一罐冰饮贴上冒着热气的脑袋叹了口气。

“你要的话就送你。本来就热的天多一个人更热了。”
客厅里中村的回答一如既往不留情面。

杉田在心里鄙夷了一下死皮赖脸的自己,从袋子里挑出对方喜欢喝的饮料和食物,走回客厅递过去,随后小心翼翼地盘腿坐在了中村的身边。

电脑对面,梶田一见来人便夸张的开始卖可怜求照顾,脑门上密实的汗泛着光晃的人眼晕。

没等杉田答应。游戏里,中村突然冲出来抢了几个人头。

“光头你话太多了。认真点。”
梶田哀嚎一声后立马趴着不说话了。

“活该~”

杉田坏笑着评论道,转头却发现中村薄薄的白色T恤已经印出了些汗渍。

“什么情况,你俩空调都坏了吗,这么热都不开?”

“光头家空调坏了。而我,在,陪,他。”
中村耸了下肩膀,好看的锁骨随之活动了一下,游戏里悠一的小人报复性的一枪打在了梶田的角色的脑门上,npc无情的提示着友方误伤。杉田反射性移开了视线。在心里给愣神的自己一个巴掌。

至少游戏入迷的中村并没有发现。

“中村桑,你没事吧?”
杉田适时摆出一副担忧的表情。声线也调成了营业用。

中村挑了下眉,威胁似得看了看杉田的锁骨。
然后对方被像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迅速的护住了自己的。。。胸?

你这家伙,护的地方不对吧!
悠一狠狠给了一记刀眼。手腕扭地咯吱直响。

------------------------------------------------

“总之,光头说忍过这局就请我吃烤肉,所以你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也得给我忍着。”

中村瞟了一眼杉田瑟缩的表情,单手拉下本来就宽大的领口抖点风进去。

其实杉田来之前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饶是怕热的自己也做到心静自然凉了。但现在身边传来的阵阵热气使他完全不能忽视杉田的存在,一个人时好不容易消失的燥热感轻易就卷土重来了。

这种想让杉田下一秒消失从此眼不见心为静,又想让他静静待在这里一动不动的矛盾感使得中村怀疑自己脑袋热出了问题。

这倒底是什么恋爱的少女心啊!
啊啊啊,真想一脚把他踹出去。

“诶诶诶!但是好热啊。”
而身旁的杉田好死不死的还在抱怨。

“废话,知道热你还不离我远一点。”
自己按鼠标的力气也只是比以往大了一点。

------------------------------------------------

看着中村紧锁的眉头,一旁的杉田大概觉得自己完全不能体会这种男子汉不服输的精神。
明明热得连游戏都打不好。
叹了口气,杉田拿起手边的遥控器打开了空调。

“所以不让光头知道不就好了。”

“喂!我听的到好吧!中村桑~~请我吃烤肉吧!”
就在空调启动的同时,电脑里传来梶田的抗议。

“哈?!”中村立即不满的抗议道。瞪着杉田的眼睛冒着火光。

“我来请。”
杉田瞟了一眼对方,顺手切断了电脑上的视频。
公屏上梶田大吼着fffffff,然后又被中村爆头了。

------------------------------------------------

空调兢兢业业地工作着,徐徐的凉风吹过两人的身上。心中的燥热被抚平了一点,中村露出了些许满足的表情,连刚刚矛盾的心情都被游戏转移了。
杉田观望了一会儿,偷偷将距离拉进了一点。

“就算开了空调,你也给我坐远一点。”

中村用余光看着杉田的小动作,嘴上依旧不饶人的制止着。打得稍低的温度,贴近的两个人之间传来了丝丝暖意。

“嗯。”
杉田乖乖应了一声,依旧将两人的坐垫靠在了一起,从包里掏出游戏机,安定地打开了今天的任务栏。

“等下拉我玩一局,我还以为中村你不玩这个游戏呢,上次和你说的时候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啊,只是最近闲着罢了。”
中村回嘴的速度不必要的快。

------------------------------------------------

等中村的游戏告一段落的时候,一旁的杉田早已经睡着了。打着小小的呼噜靠在自己肩膀上。手上掌机里的“女友”正甜甜地叫着sugi桑,等着和他玩猜拳。

中村哼了一声,关掉了掌机。

现在想起来以前还会因为突如其来的开门声吓地不知所措,现在因为无意识地记下了对方的下班时间,听到开门声对下时间再看门口,内心毫无波澜的自己真是成长了。

虽然,完全不需要这种成长。
这种完全不应该成为日常的日常。

中村回绝掉再战一局的邀请,慢慢的躺到在自家地板上。熟睡状态下的杉田不容易被惊醒,滑到了地上也就只是换了个舒适的姿势继续睡。

游戏画面里“you win”的宣言,杉田买来的炸鸡块的香气,空调清爽柔和的风声,眼前自家的天花板自家的墙纸自家的地板,和杉田。

好热啊。

习习凉风下的中村默默想到。

想去北方避暑了。

中村看着杉田难得乖巧无害的侧脸。缓缓闭上眼。

------------------------------------------------

TBC (?)

注:请把之后的连载看做是旅游推荐,没错,我就是想让悠杉去一遍我去过的好看地方。如果还有后续的话,下一站是函馆。

and   杉田桑,生日快乐!

占tag致歉。

他们说立flag可以抽ssr,那么我在活动期间能抽到彼岸花或者玉藻前的话,国庆就写一篇稻田或者一篇悠杉好了hhh

然而都是冷圈,只能抱紧自己瑟瑟发抖。

(为所有在冷圈写文喂粮的大大打call)

悠杉粉了太久,脑内所以幻想敌不过人家打游戏的日常。在推上旁若无人,在圈内被人劝婚,上节目时不时诉个衷肠。自我觉得炖肉没意义以后就完全找不到什么梗能比现实更甜了啊!还不结婚吗!

我想写啊,但我文废啊orz,AU 对我来说是座山啊。。。

像远方的山花一样缥缈

预警:
酒吞喜欢过红叶,也沉迷过情欲。
茨木爱过酒吞,也只是爱而已。

一把小刀

正文:

茨木童子不喜欢花。

他在自己年幼,还是个跟在的酒吞屁股后面跌跌爬爬的小鬼时,曾经因为好奇去试着采过。想送给这个自己仰慕的大妖。

可是充斥着浑浊的怨气的鬼手刚掐断鲜嫩的花径,不洁的妖气就使花朵烂在了自己手里。

他在酒吞听到动静回头前迅速把手背在身后,嫌恶的甩掉了手上枯萎腐烂的残渣,似乎感受到酒吞对他慢吞吞的不满,飞快的跑了回去。

从此他习惯紧跟鬼王一步之遥,也再不碰花了。

当茨木已经是少年的时候,酒吞实在缺个酒友,便教他喝起酒来。那时候的鬼王性子轻狂,还乐于四处找人打架,但场场都赢实在无趣,继而喝酒的时间也多了起来。

两人的酒量都不算极佳。不过几杯下肚酒吞是微醺,茨木则已经迷糊了。

酒吞见山花开的正盛,便折下一枝别在了茨木的一头乱毛上。看着面前人银白的卷发酡红的小脸顶着朵花竟然还有些好看,就大笑了起来。茨木听见笑声本能的把头上的花抖了下来,才意识到酒吞送了自己一朵花。他一直傻傻的盯着地上酒吞折下山花,却怎么也拿不起来。

酒吞看着他那傻样又喝了好几杯酒,只道茨木是醉地睁着眼犯迷糊。

如今的茨木早已没有了采花的念头。漫山的花再美比不过一场与强者的打斗,也配不上一个称霸妖界的酒吞童子。只是自从友人爱上红叶以后,他偶然想起了那时,在手里转瞬枯萎的花朵。

“能填满我内心空虚的不是你茨木童子。”

有些东西终究还是碰不得,碰不得。

他曾看到酒吞在鱼水之欢时将花别在了女妖头上的,他也曾化作游女执着脑满肥肠的纨绔们送来的鲜花起舞。虚假的爱意就像大江山盛开的山花一样伪善而美丽。

又过了几个百年,酒吞已经淡忘了红叶,他们还在同一棵树下喝着酒。今年大江山的野花开的这么甚,茨木还在执着的邀战,然后被鬼王砸进了地里,沾了一头花草。

鬼王蹲下来,擎着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弹掉了白发上多余的尘土留下散落的花瓣,直视着茨木妖力耗尽后迷离的眼睛。

“你是我的了。”
鬼王这么说着,在留着鲜血的额角烙下一吻。

这虚假的,转瞬即逝的爱意啊。
他不是不喜欢花,只是既然得不到,喜欢又有何用。

FIN

琐事(悠杉)


琐事(一)

一贯早睡的杉田桑一反常态的失眠了。

偌大的卧室里一个人孤零零的盯着天花板看了很久。黑漆漆的。

总不能因为失眠去打扰悠一吧。明天还要工作。
杉田握着手机看看时钟。从中村应该要睡觉的时间,一直熬到了中村已经睡熟的时间。

还是睡不着,睡不着的人容易乱想,乱想的人越发寂寞。

杉田爬起来按着中村最近沉迷的几个游戏一个个上了线,看看人不在又退了出来。

好歹对方没有忍不住熬夜通关,乖乖睡觉去了。
杉田重新钻回被子,盯着天花板,心情很复杂。

等电话响的时候,杉田觉得自己已经一分为二了。表杉田瞪着天花板眼睛都干了,里杉田在大街上梦游,悠一的家怎么也找不到了。还有一个杉田,缩在角落里,望着月亮,望着人群。

迷迷糊糊接起电话,对方的声音超级低气压,但很好听。

像悠一一样好听。

“睡觉!”

。。。就是悠一。

“诶!?”

杉田瞬间就清醒了。

“干嘛不睡。”

“中村你怎么还没睡!?”

对面的中村一咂嘴,转而聊起了最近玩的游戏。
杉田无奈的摸摸鼻子,把身子侧过来,向着手机缩成一团,也跟着聊起来。

悠一的音压,好轻啊。
杉田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

等到对面只有微微的呼吸声后,中村犹豫了一下挂断了电话。

坚决不说,突然惊醒想起礼包没领,打开游戏看见对方前几分钟还在线上,不放心打开另一个还是这样,就知道某人失眠了。
坚决不说,最近看他缺觉,老是揉眼睛有点心疼。
坚决不说,刚刚听着对方温和的声音自己差点睡着。

。。。晚安,下次东京相遇录制你要是失眠犯困我就折你锁骨。

。。。那天干脆,住我家算了。
中村闭上眼睛,直接掉进了梦里。

FIN

睡觉前喝了奶茶的我,睡不着只能肝段子。送给亲友,买不起肉,就凑合吃吃素吧(比心)。。。真的好素orz

这个系列有没有下文,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