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城之洛

旅游,推理,日漫,日剧,美剧,腐,AT field

那些年心力交瘁的狗子(三)

大江山众直妖眼中的酒茨红:
茨木(基)-->酒吞(直)-->红叶

大江山众腐妖眼中的酒茨红:
茨木(基)<-- >酒吞(深柜)           X  红叶

爱宕山众妖眼中的酒茨红:
看看我们天狗大人!求小天使舍弃渣男来我家啊!!!

(三)

要说酒吞童子,从爱宕山回来,在大江山顶上倚着酒葫芦吹了三天凉风。

茨木不辞而别,他以为自己能够安心的在枫林里喝着美酒守着红叶,但那漫天的红色无时无刻为茨木刷着存在感。

他原以为只是不习惯。
但等到他目所能及的一切事物上都浮现出茨木童子蠢兮兮的笑脸,连那枫林的响动背后都隐隐在喊着吾友,就差连跳舞的红叶都顶着一张茨木的脸的时候,他开始怀疑“酒吞童子(直男)”被地府老太婆偷偷写在了生死薄上,早就头也不回的去喝孟婆汤了。

突然变弯了怎么办?始作俑者跑了怎么办?
酒吞抑郁的捏碎了自己的酒盏之后,决心找知心大天狗探讨一下。

谁承想大天狗一副在下友人一片痴心为情所伤终于盼来你这负心汉开窍,你却在这磨磨蹭蹭岂有此理的样子,连一句节哀顺变都不说,一阵羽刃风暴把自己轰了出去。于是酒吞童子只好换个地方悼念自己逝去的性向和智商。

但毕竟是妖魔,喜欢就喜欢了,也没有不能弯的道理。只是身为冷静睿智出名的鬼王,竟然在暗恋一个明恋自己的傻子的同时傻不拉几的去追另个对象,莫名其妙失恋的同时又气走了自己的暗恋对象。青行灯的话本都比这个有深度。

就如天狗说的,越是在身边越是看不见。
毕竟从两人的交往之初,茨木对自己的爱慕简直明目张胆,日常吹吞风雨无阻。但得到的太容易了解的就越浅显,即便那对闪着如火的战意的金眸,那狂傲不羁的笑容,早已深深印在自己脑子里,比起红叶的舞姿甚至昨日品的美酒都要清晰太多,自己也浑然不觉。

本大爷竟然在为区区一个茨木多愁善感。

酒吞喝了口神酒,抬头看见那轮白月又想起了某个阴魂不散的白发的小跟班,更加恼怒了。

堂堂鬼王也不是没有想过抓人直接告白。但你想想,茨木这种一根筋,挚友的告白就只等于同意干架。就算自己把他按在床上,裤子都脱了准备提枪上阵,说不定茨木也只是耿直的盯着自己的下半身两眼放光,然后稀罕的上手摸一摸。

“吾友不愧为鬼王。吾这掌下的肌肉是如此坚实有力富有韧性,丝毫没有伤痕。连挚友的小挚友都相貌可观,与众不同,充满大将风范!挚友啊!与吾一较高下吧!”

。。。绝对不行。自己正值壮年,还不能不举。

但好在茨木永远都不会离开自己。既然妖生如此漫长,温水煮青蛙也未尝不可。
本大爷可不信,再过半辈子相濡以沫,茨木还不会相信自己的爱意。

于是酒吞童子做回了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鬼王。品着壶中神酒,看着大江山的日常百态,等着茨木童子如往常一样拎着好酒回来约架。

-----------------------------------------------------

另一边出发去找酒吞的星熊童子最近心力交瘁。大江山的鬼王从爱宕山回来,依然每天只知道喝酒,别说看开了,人笼罩这一身煞气。就怕他冷静的决定迭起狂气去那京城杀了那个阴阳师再撸来红叶为妾。而爱宕山更是打着封山育林的旗号对大江山实施禁行,荒川之主特意拜访自己,笑着说茨木另寻良缘,准备在爱宕山筹备婚礼,恐怕要休假一段时间。加上自己这几天披星戴月差点过劳而死。鬼王再不振作就要失去宝宝们了。

星熊前思后想决定和鬼王转达一下茨木童子的情况。

毕竟不用再拒绝茨木的求爱之后,酒吞大概也会轻松不少。再者连茨木都能放下鬼王,鬼王就不能放下那不可得的女鬼吗?

这样鬼王说不定会幡然醒悟好好工作,不去为了区区女鬼与人间界大打出手呢。

星熊童子想的正美,爬上山顶远远一看见鬼王就按捺不住激动高声报了个喜:

“酒吞,茨木当家他终于找到命定之人了!”

TBC

更新,求小天使保明天N1合格并过120嘤嘤嘤,你家的吞仔终于上线了~

评论(11)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