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城之洛

旅游,推理,日漫,日剧,美剧,腐,AT field

像远方的山花一样缥缈

预警:
酒吞喜欢过红叶,也沉迷过情欲。
茨木爱过酒吞,也只是爱而已。

一把小刀

正文:

茨木童子不喜欢花。

他在自己年幼,还是个跟在的酒吞屁股后面跌跌爬爬的小鬼时,曾经因为好奇去试着采过。想送给这个自己仰慕的大妖。

可是充斥着浑浊的怨气的鬼手刚掐断鲜嫩的花径,不洁的妖气就使花朵烂在了自己手里。

他在酒吞听到动静回头前迅速把手背在身后,嫌恶的甩掉了手上枯萎腐烂的残渣,似乎感受到酒吞对他慢吞吞的不满,飞快的跑了回去。

从此他习惯紧跟鬼王一步之遥,也再不碰花了。

当茨木已经是少年的时候,酒吞实在缺个酒友,便教他喝起酒来。那时候的鬼王性子轻狂,还乐于四处找人打架,但场场都赢实在无趣,继而喝酒的时间也多了起来。

两人的酒量都不算极佳。不过几杯下肚酒吞是微醺,茨木则已经迷糊了。

酒吞见山花开的正盛,便折下一枝别在了茨木的一头乱毛上。看着面前人银白的卷发酡红的小脸顶着朵花竟然还有些好看,就大笑了起来。茨木听见笑声本能的把头上的花抖了下来,才意识到酒吞送了自己一朵花。他一直傻傻的盯着地上酒吞折下山花,却怎么也拿不起来。

酒吞看着他那傻样又喝了好几杯酒,只道茨木是醉地睁着眼犯迷糊。

如今的茨木早已没有了采花的念头。漫山的花再美比不过一场与强者的打斗,也配不上一个称霸妖界的酒吞童子。只是自从友人爱上红叶以后,他偶然想起了那时,在手里转瞬枯萎的花朵。

“能填满我内心空虚的不是你茨木童子。”

有些东西终究还是碰不得,碰不得。

他曾看到酒吞在鱼水之欢时将花别在了女妖头上的,他也曾化作游女执着脑满肥肠的纨绔们送来的鲜花起舞。虚假的爱意就像大江山盛开的山花一样伪善而美丽。

又过了几个百年,酒吞已经淡忘了红叶,他们还在同一棵树下喝着酒。今年大江山的野花开的这么甚,茨木还在执着的邀战,然后被鬼王砸进了地里,沾了一头花草。

鬼王蹲下来,擎着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弹掉了白发上多余的尘土留下散落的花瓣,直视着茨木妖力耗尽后迷离的眼睛。

“你是我的了。”
鬼王这么说着,在留着鲜血的额角烙下一吻。

这虚假的,转瞬即逝的爱意啊。
他不是不喜欢花,只是既然得不到,喜欢又有何用。

FIN

评论(3)

热度(31)